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我现在在想……罗伯斯庇尔把自己朋友送上断头台时是什么感受,尤其是童年好友德穆兰。
最后他自己被送上断头台时,他被自己的手枪走火射伤的脸庞狰狞又扭曲,满脸满身都是血——他是否梦见过自己的死?像个烈士一样漂亮地,无暇地,干脆利落地死掉,那该是一种好死罢?……至少那样死掉的话,他还是“完美”的?……
89年大电影的最后,他拖着满头满脸的血,被热月党人押过巴黎的街道送上断头台,周围的市民向他扔花,不是烂菜叶子而是花,就像那天纪念Supreme Being的第一个节日那样。公民们手里拿着花束,唱歌跳舞,花朵砸了要上断头台的死刑犯一头一身。……他们在欢笑庆祝,因为罗伯斯庇尔要死了,暴君的恐怖统治终于要结束……
这个场景太超现实了,以至于我都觉得这可能是罗伯斯庇尔的某个疯狂的梦,这部电影中还有个镜头是断头台的刀刃落下,罗伯斯庇尔一脸冷汗地从睡梦中被吓醒。我都怀疑马克西姆是不是早就梦见他自己的死了,就像丹东和德穆兰最后的演讲也有一种将死之人的奇异的预言性。

评论
热度 ( 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