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我把罗伯斯庇尔这种人看得清清楚楚,卡米尔。他禁欲,固执,完美——他心中的美德是一个无血无肉的偶像,是苍白的冰冷的美丽大理石雕像的面庞。他想要整个法兰西都遵从他这冷酷的完美,非人的美德——他自己所认定的东西,因此他这个人在我看来甚至比吉伦特派还要危险。他想要所有人为他自己的大理石情妇抛头颅洒热血,除了他以外没人喜欢这样。我不觉得他骨子里爱人,卡米尔,我觉得他爱人,也只是把人当成他那完美偶像的影子,总有一天要被送上祭坛的牺牲品。”

“我自小就认识他,丹东。”卡米尔·德穆兰说,“马克西姆的确是个跟你很不一样的人,我理解为什么你会不喜欢他。但是相信我,我认识他的时间比认识所有人都长,他不是一个怪物,不是一具尸体,不是一台机器,马克西姆是一个人,和你我一样的人。”

“在你看来他缺乏身为人类应有的情感,”德穆兰有点伤感地继续说,“马克西姆外表上的确比绝大多数人要冷淡,但他绝非一个不通人情的人。他在学校里没有朋友,我是他唯一的朋友,我是唯一一个看透他冷淡的表象底下的人……多少次我和他交流我们年轻的想法,多少次我们因为共同的快乐在湖边树荫底下放声大笑。马克西姆看起来多么不同,他与我,但是我们自小就成为了朋友,并且我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比他更好的朋友了……他孤单,严谨,不善于与人接近,但是在他循规蹈矩的表皮之下,隐藏着一颗单纯,敏感,善解人意的心。他甚至还很有幽默感呢!他有时候的隽言妙语真能逗得我开怀大笑。要是他说了什么话让你认为是偏执不通人情的,请你就当作那是因为他的单纯吧!他执念于完美,执念于理想,至高无上的不可腐蚀的美德,这也是因为他骨子里的单纯,的确,比所有人都要单纯!……

“我并不是不清楚他可能犯下的错误——这点我太清楚了,丹东……”德穆兰停了下来,丹东也停了下来,面对着他默默听他说完,“只是你得知道,若是他犯下了什么错误,那不会是因为他是个怪物,是个心理变态的恶魔,那反而会是因为他和我们是一样的,弱小不完美的人类。若是他有一天做了错事,那只是因为他和我们一样,也不过是个人而已——人性的,太人性的!”

评论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