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实不相瞒,我现在太想看萝卜丝受了,89电影下半部里生病躺床脸色苍白的萝卜丝简直诱惑,脸被枪打了以后头缠绷带衣服上全是血简直有种死亡的erotic感。这电影里还故意让萝卜丝露真头发福利,发灰的柔顺棕发简直引人犯罪。苍白瘦小的阿拉斯律师什么的,平常礼貌害羞什么的,有两副眼镜的大近视什么的,还有绿眼睛,可恶,我好想【——】他,生病躺床或者受伤染血或者用强的都行,什么人都好,只要虚弱的棕发绿眼脸色苍白的萝卜丝被这样那样就行。我果然是个变态,我果然也有强O犯潜质(爆炸)。


我跟你们讲,我想看圣茹斯特攻,罗老师生病躺床时非礼他对他上下其手,罗老师脸上捆着绷带痛不欲生时痴迷般地抱起床上奄奄一息的罗老师的头,在其毫无反抗之力的情况下,最后一次虔诚地亲吻他染血的嘴唇,可以尝到罗老师嘴唇上的血腥味。“你是多么美呀——你现在甚至还更美!马克西姆,我敬爱的马克西姆,我终于能亲吻你的嘴唇了,你那高傲的苍白的双唇……但是你的眼睛,你那刺人的绿眼睛就要永远闭上了,你再也没法看我了,你为什么不看看我呢?……这没有关系,因为我们要在断头台底下的篮子里重逢的。”死亡天使一样的圣茹斯特抱着马克西姆的沾满血污的头,简直是小莎乐美抱着施洗约翰的脑袋。莎乐美和施洗约翰的确很合圣茹斯特和罗老师,从外貌到人物特质到故事情节,只不过这个“莎乐美”更攻一点。


我觉得话剧The Danton Case里的那只萝卜丝太攻了,还是89电影版的好,89版尤其他没戴假发,生病躺在床上和最后脸上包着绷带的时候最诱惑我(最能激发我的变态本质)。我现在看89电影、MV剪辑还有1789音乐剧看到萝卜丝出现的场景都有扑上去狂舔荧幕的冲动了,简直迷妹的修养。


谷歌上看了两张罗老师的死人头,一张是插在棍子上面那个,另一张是拿他的死亡面具做的,安了个头发还包了一圈绷带。这人的头怎么能这么好看,脸怎么能好看得好像睡着了一样,什么样的人才能让我迷恋一个死人头……

评论 ( 5 )
热度 ( 3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