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微小说1

安托万看着他的革命导师,他的手放在他导师的脖子上,白皙的,纤细的,底下埋着青紫的血管的脖子……安托万轻轻地抚摸他的导师的脖子,被堵在墙上的马克西姆一阵颤抖,好像被逼得无路可走的小猫。马克西姆看着他,拿他那双看不清楚东西的绿眼睛,马克西姆孱弱的眼睛自带一种困惑的神情,他看安托万的方式是多么的遥远,多么的飘忽。安托万的大拇指抵在他的下巴上,马克西姆没有反抗,只是不自然地绷紧了身子。安托万看着马克西姆的眼睛……这双眼睛,这双涣散的绿眼睛,这双眼睛是多么的吸引他啊,好像绿色的洞窟一样。

安托万的手放在他的脖子上。只要轻轻一捏,只要轻轻一扳,他就能把这可怜的脖子折成两截……我的导师,你是多么的易碎,现在你像一个瓷人儿,颤颤巍巍地立在我的掌心里。

他欣赏马克西姆的脸,这张脸紧张的时候只会越发苍白的,白得像今天晚上的月亮。今天晚上确乎是有一轮很大的月亮的,白森森地悬在半空中,圣茹斯特走过来的时候抬头看见了这一轮鬼魂般的月亮。马克西姆……我的马克西姆,你的身体至少是温暖的,你的脖子和你的脸颊,这是我唯一还能确认你还活着的证明。

他的马克西姆没有反抗他,他的马克西姆像一个对命运认输了的罪人。安托万尽情地打量着他的马克西姆,从眼窝到唇瓣,从睫毛到鼻翼,一寸肌肤一点褶皱都不放过。安托万在贪得无厌地观看自己所爱的人,纵容着自己的窥视欲。我的马克西米连就像月亮一样,我抬起头多少次都忍不住被他的光芒所迷惑。

评论 ( 5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