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微小说2

“还有我不敢提及名字的你!……恪守美德的你……在那个地方,我们将不受指责地自由相爱。”


“但是你,我恪守美德的你!若是说这世上能有什么东西让我心神不宁,有什么东西能让我质疑真理的必然与美德的绝对,那也莫过于你了。这是多么的讽刺啊!是的,在我心灵中那个小小的角落,在我独处时那个阴暗的房间,我恐惧,焦虑,痛苦,悔过,好像大限将至,在黑衣的上帝面前颤抖的罪人。是的,我对卡米耶的爱是纯洁而深远的,这份深情贯穿了我全部的少年时光与革命岁月。当我把我的好友亲手推向断头台狰狞的利齿,我灵魂的一部分也被撕裂了,随他而去了,彻底死了。但是你,你是不同的,你在我心中激发起一种新的感情,一种陌生的情怀,我是多么害怕啊——只因为你必然要我割裂我属于卡米耶的那一部分灵魂,然后拿你的激情当肥料,长出一块新的灵魂来代替它!”

“你是多么爱我啊,以一种陌生而可怖的方式!而你,你是多么的美啊,你的睫毛黑得像木炭,你的嘴唇红得像罂粟花的花瓣。你有一张少女一样美的脸,一具阿波罗一样的身体。你的黑头发像鸦羽一样披在肩上,像黑天鹅的羽翼,像死神的翅膀。”

“而我,我不敢看你,就好像一个眼睛脆弱的人不敢直视太阳。我透过厚厚的绿色镜片,勉强能够看到你的影子。你摘下我的眼镜,你的容颜在我眼前晕成一团。我知道你在看着我,我感谢那个至高无上的存在,我的眼睛不好使,这样我好歹不用回视你,这样我好歹不用意识到你在看着我。”

“你——你只要胆大一点,鲁莽一点,把你的手放到我的心脏上,你就能发现这颗可怜的器官跳得有多快。你知道吗?我在焦虑的时候是会越发苍白的,但只要你握紧我颤抖的手,你就能发现我的手心是滚烫的。”

“爱,最浪漫,也最荒唐的那种!我对卡米耶的爱是深邃而稳定的,对埃莱奥诺的爱是纯洁而温柔的,然而你——你注定要凝视我,把我变成你欲望的载体,感知的场域。而意识到你凝视的我,第一次惊恐万状地发现,自己竟能够成为一个欲望的客体,一个爱的候选人。”

评论 ( 5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