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我真不想读自己的文……感觉越读会觉得越味如嚼蜡……

读别人的文觉得那么的轻巧,像阳光下重叠的蝶翼一样,我的文却那么的费力,尽是些无用功,根本飞不起来。

我何以才能达成那种一个幻象叠另一个幻象,一重意思叠另一重意思的文笔?像一个梦境后面又叠加着另一个梦境。达成这样的文笔需要我作为作者的视角完全的一次对倒,而那又如何能够强求?

封笔的四年间,我是多么焦虑地试图寻找任何让自己动笔的契机。有一个人,写的东西是多么美啊,我试图和她成为朋友,但是我自知没有什么作品——我多么,多么想要写出美丽的东西,能够让这个人认同的东西……一点一点,在我无法控制的各种各样因素的影响下,这种最初的纯粹的美的享受变成了执念,然后变成了笨拙,最后成了绝望和幻灭,然后是自我否定……天才在自由的天空翱翔,而我,我只能在地面上雕刻着自娱自乐的偶像,可是我又何必这样过早地否定自己有朝一日,展翅高飞的可能性?

人无往不在枷锁之中,我,我想要自由,我天生不服输一切的不平等与固化的金字塔,我不甘心做一个顶礼膜拜者。我,我想要做最好的自己,以及比自己更好的自己。当我挣脱一切人为的与天生的枷锁的那一刻,便是我羽化登天之时。

评论 ( 2 )
热度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