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我变成了自己的吟游诗人,
我再也无需借用他人的唇舌。
我的心与我的笔是我的琴弦;
我的灵魂是我的墨水和音符。

我成为了自己的桂冠诗人,
我用随手折来的河畔柳枝充当月桂叶。
我说:“神圣的萨福,请可怜一下这个受苦受难的人。”
然后我出发去追寻她的幽灵。

只可惜我永远无法成为一个音乐家!——
现在的我只需要一把鲁特琴,一点音乐天赋——
我就能对你唱尽我和这个世界所有的歌。
什么样的歌配不上我的缪斯?

只可惜我永远无法成为一个音乐家!——
那样的我什么不能歌唱?
怎样的美不会为我驻足?
“你真美呀,请停留一下!”——

评论
热度 ( 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