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微小说3

他的身体曾经是多么的沉重呀——现在他再也感觉不到自己的身体了,就像他感觉不到自己血液的温度。

他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自己偶尔还是会有的激情,还有爱,但是他也感觉不到悲伤、焦虑、痛苦、愤怒、残酷了。他曾经的残破肉体的病痛不再折磨他,政治事务也无法再把他拖累在地面上。现在的他自由了,透明了,他能像鸽子一样翱翔,就像阳光一样干净。他的一切的痛苦和罪孽,在他的那颗血淋淋的头颅落地的那一瞬间,就自动一笔勾销了。

“罪人——我想知道我算不算一个罪人。”

在他漫无目的的,在田野的树林中孤独的游走穿梭中,他曾经这样想到。他有时候会穿过一棵黑暗的巨木,有的时候会漂浮起来够到高高的树叉,然后坐在上面,整个灵体埋在茂密的嫩绿的树叶里。阳光照在树叶上,折射出深浅不一的光,穿过他玻璃一样的身体,将他染成自然的颜色。他就在这儿静静地坐上不知多久,聆听小鸟与树丛的声音,捕捉阳光与雨露的亲吻。

孤独——最终的,死亡的孤独。这就好像我们每个人类初生时那般,最真挚,最原始,也最纯洁的状态。我们注定生而孤独,而我们也会独自死去。

他心想,他做过的一切都早已被他的那具死去了的躯体带进黑暗的地下了。我们在死亡以后,才回归自己的真我。讽刺的是,我们一生都是在为了逃避死亡。

我们人类总是试图给死亡强加上各种各样的意义——就像他生前所做的那样。可是到头来,等到他真的死了,他才意识到那些意义有多么的空洞,多么显现着凡人的短视与愚蠢。死亡不过是死亡而已,它的意义在于它本身。

现在的,已死的他已经不是英雄了,也不是恶魔了,只有这时候,他才能以平和的心态回顾自己行为的后果,以及抱着善良的心情,去同情这个世界上活生生的人。

评论 ( 2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