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微小说4

强行安利大家一发雅克-皮埃尔·布里索X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垃圾船。

关键词:相杀相爱,鸡飞狗跳,后知后觉,两面镜子里的肖像,亲手毁灭自己所爱。

有关布里索和罗伯斯庇尔之间的关系(和联系),请阅读热拉尔·瓦尔特《罗伯斯庇尔传》,Marisa Linton《Choosing Terror》和Eloise Ellery的《Brissot de Warville》。



他和皮埃尔的相处模式确乎是有点奇怪的。他们可以在公开场合厮杀得不可开交,也可以坐在同一张床上安静地看一下午书。皮埃尔这个人最初只是令他轻视,后来他才意识到他对雅克-皮埃尔·布里索的厌恶里潜在着某种更深层的东西。那像是一个人在一面歪斜的镜子里看见了自己可怜的形象,第一反应只能是赶快移开视线。

马克西米连·罗伯斯庇尔以捉弄布里索为乐,他享受看见对方屈辱的、无可奈何的表情时的那种快感。但是皮埃尔从某个时间点开始,变成了与他更亲密的东西。皮埃尔是畏惧他的,仇恨他的,也是爱着他的。皮埃尔对他的爱也无比可怜。有一次,他们在散会后的国民公会里打得不可开交。等到他们都满脸挂彩,精疲力竭地瘫倒在地板上时,皮埃尔居然一看见马克西米连脸上的伤,就匆忙跑过来,小心翼翼地给马克西米连擦血,自己脸上还淌着鼻血。

“上帝……上帝……我都做了些什么啊。”

皮埃尔。当他每一次念叨这个名字,而不是那个冰冷的姓氏的时候,就好像在咏唱一个魔咒,标志着他与这个名字的主人私下里的亲密。他们有些地方是如此相似,他们都出身低微,却天生具备着做很大的梦的能力。

或许要是没有革命,他们因为机缘巧合相熟,尽管一开始仍然会相看两厌和冷嘲热讽,最终,当他们最终意识到彼此是多么的合拍,他们还有足够长的时间,去慢慢与对方共度余生。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当马克西米连看见处死最后一名吉伦特的铡刀落下,他知道什么都完了。

评论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