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微小说6

罗伯斯庇尔对丹东说:“别以为所有人都是你这样的人。”


“他!他以为全世界都和他一样不诚实,一样谎话连篇,一样虚伪,一样自以为是,一样动物性……一样没有灵魂!!”罗伯斯庇尔说这话时,苍白而美丽的脸上表现出了明显的愤怒。他的脸五官端正,精雕细琢,眉目柔和,现在却因为愤怒而涨红和扭曲,嘴角止不住地打着战,冰冷的绿眼睛里满是安静的怒火——“他,那个天生的撒谎家!他以为所有人都是和他一样的撒谎家——他不会相信你不是!当然了,因为他的世界里没有一句实话!他一定得相信一个诚实的人是在撒谎!跟这样的一个人交谈,你得不到他的半句真话,而你也别想跟他说半句真话!他是一个行走的病灶,道德腐化的瘟疫之源!他的天性让他腐化他身边的所有人,让所有人都得跟着他撒谎!谁会想要被这样一个道德败坏的人玩弄于股掌之中?这个人,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道德,从来不懂得何谓真诚,他的天性就是虚假,他不是一个人,是法兰西的诅咒……”

“而我,我竟然还曾经相信了这样的一个人可以做朋友!我曾经试图对这样的一个人真诚以待!”罗伯斯庇尔的怒火慢慢和缓了下来,“……信不信由你,我的确是信任过这样的一个人的,出于我个人的道德情操,尽管只是作为一个享有共识的革命同志——这对于这么一个天生的谎话家已经是太多了。”

“我怀疑这个人是否懂得何谓真诚。”圣鞠斯特一直站在罗伯斯庇尔的书桌旁边,默默地看着他的导师发火,现在他才缓缓开口说到。

“你说的没错,这个人……这个人从未懂得过何谓真诚。”罗伯斯庇尔安静地看着自己的手,他放松的右手还在打战。

罗伯斯庇尔一时间只是坐在椅子里轻轻地喘着气,他什么话也不说,他的表情很平静,他的脸上甚至慢慢显现出了一种类似伤感的情感。安托万·圣鞠斯特沉默着站在罗伯斯庇尔身边,默默地表示着他的陪伴与支持,他的右手放在罗伯斯庇尔的椅背上。

罗伯斯庇尔慢慢抬起脸来,打量着他身边的这个身材高挑,表情严肃的英俊年轻人,圣鞠斯特毫不掩饰地回视着他。这个年轻人自信,高傲,肩膀宽阔,无懈可击。

“像你这样的人不一样。”罗伯斯庇尔皱了皱眉头,“你……相信你所说的。”

“我的确相信我所说的。”圣鞠斯特平淡无奇地肯定,像是在承认一个他早已熟知的事实。

尽管你并不完全同意他相信的所有东西。一个细小的声音在罗伯斯庇尔的脑海内这样说。

但是罗伯斯庇尔面对圣鞠斯特的表情仍然柔和了下来,甚至露出了一丝不太明显的微笑。他转头开始收拾桌子上胡乱堆着的纸张,收拾到一半又停顿下来,若有所思。

“对不起,我情绪失去控制了。”罗伯斯庇尔又回到了他平日礼貌,冷静,有分寸的状态。

“没关系。”圣鞠斯特也投入了收拾书桌的工作中。

评论 ( 1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