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好研究1789-1794之间的法国死人,还有1800-1945之间的欧亚大陆上各大文明的死人。

© 镜像
Powered by LOFTER

自创国拟人苏/格/兰人设

不定期修改和更新。非某三字母注意。








苏格兰

Alistair MacRory
Alasdair MacRuairidh
阿利斯泰尔·麦克罗伊

有点长的红色侧分短发,蓝眼睛,鼻梁上有浅色的雀斑,皮肤因为缺乏日晒非常苍白。身高187cm。

文化气氛浓厚、人口密集的低地与美丽而严酷的高地形成鲜明对比的,满是自我矛盾的人。
英语带着特征鲜明的苏格兰口音,他也会说来源于中古英语的低地苏格兰语以及凯尔特语系的苏格兰盖尔语。相信自己是凯尔特人的后裔并以此自豪,但是于此矛盾的是作为低地的苏格兰对高地的盖尔语居民抱着陌生而神秘的态度。低地与高地有着截然不同,但都非常自傲的文化传统。
为人脚踏实地,朴实率直,热情友善而不失礼貌的同时有自己独特的厚脸皮且狡黠的苏格兰式幽默感。为人非常随和,很不严肃,对陌生人很友好很热情,加上豪爽亲和的苏格兰口音很能讨人喜欢。日常喜欢跟友人互相斗嘴开玩笑(banter)这点是国民性格。
骨子里是个聪明,严谨,精打细算的人,喜欢诗歌,哲学,科学和发明创造,同时对于经商和管理(军队与殖民地)颇有一套。对自己独特的法律和教育传统非常骄傲。
喜欢研究自然科学(达尔文,列文斯通)和科技发明(贝尔,瓦特),自认是个务实,科学,讲究理性与逻辑的人,哲学上欣赏经验主义(empiricism)(休谟)。欣赏白手起家干出一番事业的冒险家和实业家(entrepreneur)。
国教Church of Scotland是加尔文新教传统的长老宗。曾经对自己(不同于君主是教会首脑的英格兰国教)政教分离且独立于英格兰国教(Anglican Church)权威的长老宗信仰也非常骄傲,视之为苏格兰思想独立和国家自由的象征之一(参见民族圣约National Covenant),现在不是太宗教但是仍然很自豪于自己与英格兰明显不同的历史文化传统,并且对这种文化与政治上的独立性非常坚持。
与理性严谨相对的与其说是冲动情绪化,不如说是容易过于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文化上的例子有悲剧人物苏格兰女王玛丽,十八十九世纪苏格兰知识分子对詹姆斯党的浪漫化,国宝诗人彭斯和历史小说家瓦尔特·斯科特)。无论是他的民族主义骄傲,对历史偶尔的伤春悲秋还是社会主义乌托邦倾向都算这一点的体现。他的这种理想主义和浪漫主义倾向既是他的魅力和激情,也令他吃了不少亏。
理想主义的另一面是偶尔的抑郁和对生活的消极看法,这时候会说一些黑色幽默的自嘲的话。抑郁时往往会喝很多威士忌(平常也喝得很多啦……)。抽烟,一般抽香烟,有时候会抽雪茄或烟斗。
自小习惯各贵族和高地氏族之间争夺财富和权力的残酷内战和南方邻居时不时的军事威胁,在艰苦的环境和严厉的气候中挣扎着长大,努力捍卫自己的生命与自由,因此打起架来相当狂野血腥,凶猛难驯。在战场上更是敌人的噩梦,勇猛狠厉鲜有对手。无论是过去捍卫自己的国民还是跟英格兰结婚后潜心建设殖民帝国都经常参军,加上民族特色的风笛和抓人眼球的高地传统苏格兰裙,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因此在很多人眼里和军队与武力分不开。穿格子裙吹风笛的勇猛高地连队一度被视为大英帝国海外军威的鲜明象征。
与爱尔兰应当是兄弟,然而他与爱尔兰是非常不同的国家。与威尔士和英格兰也有各不相同的亲缘关系。
与英格兰曾经是世代争战的宿敌。自1707年与英格兰结婚直到现在,与英格兰时而因为曾经历史遗留的伤痛与过节,苏格兰对自己人身自由和思想独立的坚持,两人性格与文化的差异和目标与见解的不合而争吵。绝大多数时间其实与英格兰相处得很密切,并且搭档起来能一同发挥单独无法做到的潜力。与英格兰之间无论有过再多的过节和不合也是相互信任与了解至深——且深切地在意彼此——的人。
即使有一日再度分离,也无法改变两人共享一个拥挤的小岛的事实。

评论
热度 ( 14 )